月刊娱乐网

首页 > 文艺 >   《冬眠》导演乔飞:如何把人类深埋在宇宙

《冬眠》导演乔飞:如何把人类深埋在宇宙

2018-02-08 21:32:13 编辑:奇观吴彦祖 阅读:7405 栏目:文艺

2018.02.08

好看的皮囊到处都有,但有趣的灵魂不多见。「奇观电影」努力把这些有趣的灵魂分享给更多人~

「奇观影展」的标准是有趣和想象力,前不久「奇观2017幻想影像展」就展映了一批科幻、奇幻类短片,这些充满想象力的影像背后,是一个个新鲜的、充满锐气的、敢想敢干的年轻导演。我们相信,「奇观影展」只是他们光芒初现的时刻,这次我们只是想让大家看完他们的作品更近距离地了解他们。

他们将来会通过努力实现自己想象力的光芒闪耀,这一次,我们只来呈现一个个有趣的的灵魂。

这就是「奇观映后」系列访谈。

Q=「奇观影展」创始人马贺亮

A=导演乔飞

凛冬来临,动物蛰伏在洞穴、深埋在地底,等待暖春到来而复苏。“冬眠”本身就是一个蕴含希望的行为。青年导演乔飞的科幻短片《冬眠》,用17分钟讲述了一个关于爱和记忆的温情科幻故事,从电影的角度对面临末日之时的人类情感进行解读。

《冬眠》(Hibernation)

国家:中国

类型:科幻

导演:乔飞

时长:17分

《冬》大概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男主角安然从46年的沉睡中苏醒,却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密闭的太空舱里无法动弹,只有人工智能的声音陪伴。模糊的记忆片段不断袭来,地球的情况怎么样了?他唯一的亲人妹妹身在何处?安然是否能够弥补46年前的遗憾?末日是一面镜子,照出心里最深的念想。

《冬眠》是乔飞在2012年的作品,当时国内鲜有人认真探讨过太空题材的硬科幻电影。要拍这么一部完全没有经验可借鉴的片子,对于一个刚刚毕业的年轻导演而言是一个很疯狂的想法。与此同时,他也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尝试参考工业化流程来生产这样一部需要大量特效画面的短片。

本片讲述了一个关于爱和记忆的温情科幻故事,可以说是对末日论的一次重新解读。男主角安然从46年的沉睡中苏醒,却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密闭的太空舱里无法动弹。模糊的记忆片段不断袭来,他的妹妹现在身在何处?安然又是否能够弥补46年前的遗憾?末日是一面镜子,照出心里最深的念想。

在「奇观2017幻想影像展」的主题论坛上,乔飞认为拍科幻电影最需要具备的素质是“考据与联想”,因为科幻电影虽然需要想象力,但并非完全天马行空,人类向前发展也需要回望所来之处。有趣的是,乔飞日常最大的爱好就是收藏文物和遗址探险,最喜欢的科幻电影是《少数派报告》,因为从中第一次看到了“如此具有真实质地的未来世界”。

一个将过去与未来紧紧连接在一起的科幻电影导演如何认识电影和未来世界呢?影展结束后,我们跟乔飞进行了一次深度访谈。

Q=「奇观影展」创始人马贺亮

A=导演乔飞

如何把人类深埋在宇宙

Q:目前太空旅行题材的电影大致是两个方向,一个是逃离地球寻找新的家园,一个是回归地球。你会怎么来拍这样的题材?

A:太空题材可能是每一个科幻导演想要碰触的题材吧。如何展示一个和以往科幻片不大一样的外层空间,以及由此带来新的人类社会结构,这最能令我兴奋的话题。

宇宙中的地球尤为珍贵,如此适合人类生存繁衍生息,究竟有什么原因促使我们离开舒适的家园,前往冰冷而浩瀚的外层空间呢?不单单是因为某种诗意吧?也许是某种宿命,或许上帝设计我们的设计初衷亦是如此?

Q:《冬眠》的灵感来源是什么?

A:《冬眠》的灵感来自《2001太空漫游》和恰巧同一天看到的《活埋》,其实特别简单。之前还没有探讨太空冬眠的电影,于是就有了“如何能把人类深埋在宇宙”这个点。

(《冬眠》剧照)

Q:《冬眠》的故事想表达什么主题?在影片风格上有没有参考其他电影?

A:《冬眠》其实是人类在宇宙的一个缩影,一个封闭的世界,一个想要出去的人。故事被构架到一个末日背景下亲人之间寻找真实彼此的故事,任何科幻最终都还是讲述人类社会的故事。

我觉得我在刻意回避我看过的电影,想要一种新的尝试,于是把能够打破的故事结构都尝试破坏了一次。

Q:在拍摄制作的过程中,遇到了哪些挑战?如何解决的?

A:电影制作其实是一个科学化的管理流程,包括从前期的剧本、技术论证、分镜头、概念设计到道具和美术制作,再到人物情感表演的塑造、摄影和光影的配合、混音以及后期剪辑调色。

其中有些场景是为了制造深空中的特殊效果而特别设计的,光冬眠舱内背景音就使用了40多条素材混合而成。

(《冬眠》剧照)

美术方面,为了能够还原一个真实的太空舱的质感,我们模拟了太空舱内金属上漆以后做旧的效果,其实第一次并不满意,后来通过反复的试验,我们才做出了比较满意的旧化。

关于影片的特效部分,我们找了几个朋友在一间出租房里,花了将近2个月时间一帧一帧死磕出来的。光影一直是特效最大的一个难题。

Q:除了导演之外,还参与了《冬眠》的哪些工作?

A:很幸运我曾经参与过电影制作的基本流程,所以《冬眠》的所有部分我几乎都有参与。和大家一起完成这部“小型太空歌剧”,我很享受这个过程。

做科幻导演得懂全流程

Q:据您了解,中国青年导演的生存状态如何?在没有长片作品的情况下,这个群体都在做什么工作?

A:我觉得这个话题的范围比较广泛,在成名或称为理想的工作状态前,各自都有各自的路,也都在不停的跨界中。这也是令我觉得非常惊讶的一点,你永远不会知道,你身边的导演朋友曾经来自哪个行业

Q:如何看待电影行业内的资源分配和拍片机会?

A:我觉得资源分配来自一个人的综合实力。资本对于人的要求往往是一个全面、平衡的人,不喜欢某一点特别出格,因为那样的确会增加风险。近几年又不同的趋势,身边也有一些特别有个性的朋友与到这个行业里来,也许也是一种对平衡的打破吧。

Q:作为一名青年导演,你觉得国内电影行业的人才激励机制如何?

A:在国内如果想做科幻电影导演的话,至少需要啥都要懂一些才行,不必很精,但全流程都得懂。我们可以对比一下好莱坞。

好莱坞作为娱乐业领航者一直需要新鲜元素的持续注入,它会更倾向于力挺一个在某一方面有超常能量的新人,然后补足他的不足。新导演得到机会之后也会更容易融入到这个体系里去,制作出兼具个性和好莱坞风格的电影。这也许是一个成熟体系下才会出现的情况。这个体系会画出界限,有创新也有节制。

Q:你认为中国科幻电影的问题在哪里?

A:其实电影是一个社会结构的缩影。可能整体的人文素养的提升才能解决问题——创意、美学气质和自我管理。当然我们说的工业流程可能是其中比较大的一块,还有就是面对很多题材,其实我们处理剧作和艺术设计的经验套路也是缺乏的。

Q:你觉得中国现有条件下,最适合拍的科幻电影是什么类型的?

A:这个时代下大国与个体的命运是相互交织的,时代的问题也一定是个人的。所以任何前沿的科学和社会学的问题,都是值得探讨的,比如人工智能、行星开发与殖民、人类生产生活方式的进化以及时代变迁中的人等等,这些都是值得挖掘的素材。

没钱和没想象力哪一点更致命

Q:最想成为什么样的导演?最想拍的科幻电影是什么样的?

A:最想成为一个可以拍摄历史和科幻题材的职业导演吧,就像雷德利·斯科特一样,是一个博物馆型的作者。如果有机会,我想尝试有人文厚度的太空题材。

Q:您最喜欢的导演是谁?

A:当然是雷叔(雷德利·斯科特),他是好莱坞艺术和商业平衡得很不错的导演之一。他将影片细节做到了极致,任何一件道具都经得起大特写。比如《天国王朝》中衣服布料的做旧,道具上面居然还作出了包浆。只有使用了很久的东西,才会被人盘出包浆,年代感一下子就出来了。

Q:对于一个导演来说,没钱和没想象力哪一点更致命?

A:当然是两者缺一都要命

(《冬眠》导演乔飞)

奇观影展>

一个把“有趣”和“想象力”定为至高标准的影展,一个发掘奇思妙想、怪咖、脑洞为己任的影展。

分享:

微信